有机的觉知,而不是化肥的觉知

请风停下来2020-04-20 15:23:45

( photography:曾骞 )


有机的觉知,而不是化肥的觉知

▲ 对话:曾骞/学人桂枝


 

导语:

有些问题可以聊一聊,谈一谈话,刚好开口问到,也就顺应码一码。谈过就像风过。我们可以转化食物,却有时低效地转化情绪,甚至被情绪转化,其实可能仅仅因为专注不足,准备也不足。

 

桂枝:最近有种想逃避治病这件事情的想法。学了很多,却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否真的可以有帮助得到别人。

 

曾:我觉得你想这些问题都是没用的,如果你是真正开始在做这件事情,然后有这样的疑问,你可以作为一个问题来思考,但是你还没有真正开始做这件事情,在想这些东西,不是妄想吗。处决于你所需要的,处决你所真正想做的,而不在于治病这件事情给你带来什么,会给你影响什么,如果你一想到治病这件事情,有所担忧焦虑的话,就类似于你在工作中,你认为工作会给你带来焦虑什么的一样,可事实上,工作本身不会带来焦虑,是自己给自己带来焦虑。

 

桂枝:我知道,这些都是妄想。因为只是接诊了少量的病人,但是我会觉得这个耐心度的要求,远超于我的想象,所以我会有一些情绪在里边,这都是自己的问题,所以,要跟自己做功课,而不是别人。

 

曾:真正的看诊就如上坐,长年的看诊就是长年的禅修。确实是这样子。因为治病这件事情,它是一种最好的当下,当下合一。真正的治疗工作,是件极其当下的事情,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能量的通道,如果你把自己准备好,进入里面来,收获会很大的。

 

桂枝:主要是事后会容易有惶恐,生怕自己做不好,有疏漏,担心之前有做不好的地方,也担心病人可能会反复问一些已经讲过的问题,总之就是看完诊,容易跟自己较劲。虽然身边有不少医生朋友也遇到类似问题时,我会安慰他们没关系的,可当自己坐到那个位置上时,就容易不安,生怕自己做不好。

 

曾:我个人建议,真正要开始治病的话,一定要有所准备。把自己准备好,再开始做。不然容易被太多事物裹挟了,你会发现自己时常容易沮丧,如果在治病过程当中,出现很多来自情绪方面的干扰,说明准备不足。

 

坐诊桌,准备不足,是要头晕掉的。

 

如果我们经常说,世界万物都是彼此相连的,彼此相互依存的,那么这句话不应该只仅仅停留在智力上的理解,或者仅仅只是某种观点上的表达,而是应该拓展到真正的认识中,我们的身体都是来自于这个土地,这个天空,这个空气所给予的积累,我们的病人,虽然看到的都是不同的人,但他们的身体和我们的身体是不是一体的呢,某个角度讲也是一体的。你可以说我的身体,也可以说他的身体,也可以说你的身体,也可以说谁的身体,可从本质上讲,都是一个东西,当深入了解这个真相,同理心就会生起。那么你在治病过程中,就会减少很多对立情绪问题。

 

不过有些特殊情况,在治疗中比如对方确实激起了你的过激情绪反应,导致互不同频,那么就说明应该暂停治疗行为。或者说,超出你的能力外等,使得你没有办法。像这些,可能会中止治疗。但这些,依然都还不应变成一个人焦虑的根源。

 

在开始治疗工作的初期阶段,个人建议不要去过多触碰物质之外的层面,如果想让自己比较顺利的话,就从物质层面开始,因为你与病人的连接,也是因为物质层面而连接在一起。过多的其他层面涉足,容易心力不足,导致负面情绪。

 

剩下的就是很多的问诊技巧,包括讨论技巧,比如什么样的问题你应该问的,什么样的动作你应该去做的,什么样的东西你不能碰的,这个就是经验上的,这些只有在量的积累上才能拥有。或者说你不断向别人学习,或者观察别人获得。医术方面也如此。这些不是主要问题,时间会解决。关键是,很多人在踏入治疗工作的初期,都容易有焦虑情绪,总是担心自己做不好,反复担心自己做不好,很普遍。

 

很多时候,看似担心别人,其实骨子里是在担心自己,担心自己是不是出洋相,是不是做得不够好,担心自己会受损,担心自己种种等。所以要仔细分辨。

 

对治你这个问题的办法,是在出现问题的时候,自己观察,到底担心的是病人还是自己。如果你是真正纯净地为病人所担忧,那么这没问题,是慈悲。如果根本上,其实是为自己担心,你得马上警惕,一切对于自己的担心,都是没有必要的。对自己有所担心,就是有所迷茫,说明已经陷入在某种固有认同中,你得马上出来,出来就好了。

 

桂枝:大致能理解。真的好像是这样子,以前同事之间的关系也是这样子,生怕说错一句话,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整个人很紧绷。现在跟他们相处得很融洽,是一方面没有觉得需要太小心什么,需要去涉及到他们敏感的话题。另方面,就是自己上班该做什么做什么,大家就是互相配合,自己也适应他们的工作,上班就是上班,下班后交集也不多,反倒自然觉得好了很多。一旦自己摆脱了那种自己一定要做得很好,要让别人认同的状态后,会觉得好很多。

 

不过现在又发现,虽然事情不一样,可模式差不多,以前出现在同事间的模式,现在出现了在与病人之间。

 

曾:其实模式没被打破。虽然外在形式不同。只要仔细观察,很多固有模式,都会定期或不定期地周而复始的。越是出现这个模式,越是打破的好机会。你要保以觉知,从那个忧虑中出来,出来就好了。而且当你一次次打破了固有模式,更大的维度就会自然向你开放。

 

当你向内求,其他维度就打开,向外去求,就会反倒强化了边界。

 

当你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你会获得一点喜悦,可能不多,可这一点喜悦已经足够让你拥有更好的体验,从而使得你有力量打破壁垒。

 

桂枝:我是延时反应,当下不会,事后会自己吓自己。所以还是自己的问题。那种怕自己不够好的模式,在画画里也表现出来了,最近好像就是一个自我面对的时期。而且遇到的都是特别宽容的老师,所以那种自我的不肯定,也到了特别明显的显现期。这个模式,是我最近在寻求打破的点。

 

曾:遇到这类问题,最为有效的,是不要去分析,只需要“坐”在那里,就比任何深度的分析更能了解自己。

 

桂枝:去做就好了是吧,看着脑海里思绪乱飞,各种焦虑流过。我在试着给自己休息。

 

曾:一把刀切了很多东西,就像一个人去做了很多事情前后,会有很多的杂念跟随,那把刀切了很多东西后,也会粘附上很多物质,你所遇到纷纷念头时,就像那把刀上有很多脏东西。你不可能把刀上的那些污物认同于刀本身吧,同理,你在纷纷杂念时,你不可能把那些杂念认同于就是自己吧,那些杂念就像刀上的污物,应该被洗去,洗刀是用水,洗我们,是用内在的源泉。

 

可最容易陷入的是,在意那些刀上沾附的物质,不断地关注着他们,而忽略了自己就是刀。这就是纷扰的根源。

 

桂枝:这些话很有力量。

 

曾: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想法,就有什么样的感觉。所以,纷纷杂念出现时,只要你停留在某个想法上,就会有什么样的感受。知道了这一点,就不会停留。从每日每刻不断地训练,你就可以进入到越来越深的内在。你会变锋利,切开种种重叠的固有模式的包壳边界。

 

一个苦恼的人,坐在那里很苦恼,因为世界对于他来讲,就是黑暗的,阴暗的,灰暗的。因为对于他来说,缺少光,二是自己缺乏驱逐黑暗的力量,然后就觉得黑暗是问题。可黑暗是问题吗,对于猫头鹰来讲,黑暗里才看得更清晰。所以啊,就像前面聊到的看诊或工作问题,治病这件事本身没问题,工作这件事情本身也没问题。问题在于自己的觉知。

 

桂枝:原来也是个怕黑的人,现在不是说不怕黑,而是明白,如果有迷茫的时期,就是需要突破的时期。我现在只能做到,随时观照自己的状态,但我遇到事的时候,或者焦虑情绪时,我会看这个事情的想法和念头,是处于什么模式,或者自己是站在什么习性或惯性,以及某种发心上。或者是什么在外来在侵入等。会做比较细致的观察,不是随性随意的那种。

 

曾:不过你的这种觉知它要是有机的,而不是化肥的噢。觉知应该是非常有机的。化肥的意思,就是会添加有其他的多余的想法进来。有机性的觉知,是不光你的头脑,而是你的每个细胞都在觉知,合一的力量就会非常强大。

 

所以,平时不但要观照自己的想法,也要观照自己的身体,与身体相处。只要习惯于多多相处,当相处的时候,不要去关注情感层面,专注地相处身体,这十分钟就留给自己的小手指,或者其他手指,或者头发,或者其他什么部分,而不是在独处里只是采用另一种情感来对治现有的这种情感,急着换情感模式来翻阅自己,用彼情感对治此情感的模式,很容易失败。因为一直在跑不停。如果想暂时停一下,你只需要和自己的身体相处一下。这个身体很多时候,它是我们有所安住的最好工具。

 

桂枝:这个我蛮同意。去“看”自己的身上不足的地方,而且不是在评判,而是在看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的一部分,或者看到某个性格脾气就是我的一部分,接纳这些。在这个当下里,就容易获得合一的感觉。你说的方法,我试一试。

 

曾:很少有人会去跟自己的身体相处,有人甚至不知道这个方法,甚至不知道可以这样做。可这样做以后,会受益。你说得挺对的,你不能去评判身体的对与错,身体是没有对与错,因为你有什么样的想法,就有什么样的感觉,关身体什么事情(笑),身体是你从大地、天空、空气积累而来的,要说错,也是你自己可能积累错了,要说对,也可能是你积累对了。关键的问题就在于,当你认为身体错,你可能会去强化身体的边界,当你认为身体对,你也可能会做出强化身体边界的行为。所以,只在于使用身体的方法而已。

 

 


声明:本处仅为文论推送平台,医案仅供思维分享,求诊看诊为严谨事宜,本处不作任何网络诊断,以及因条件有限,目前不接诊异地来诊,勿网络留言问诊事宜,以及咨询,所有相关此类问询信息一律不复。




請風停下來

曾騫,養白龍馬的散人,習針與藥,閑與遊走,寫各種。


公号ID : zengqianzy

告之,本处不提供任何网络远程问诊咨询、疾病治疗方案。请勿网络问诊。


「本期图书推荐」


苹果用户打赏码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