惋惜!咸阳文物保护英雄死在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

老陕号2021-01-09 08:33:50

      被国家文物局授予文物保护先进个人奖的赵向英死了,这个曾经奋斗在咸阳市文保一线,与犯罪分子殊死搏斗被打成终身残疾的人,如今就躺在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太平间。而他的妹妹,被定性为扰乱社会秩序送进了看守所。


      1999年,部队复员后,赵向英进入咸阳市渭城区文物旅游局参加工作。进入单位后,赵向英迅速适应新环境,他吃苦耐劳,团结同事,在打击盗窃文物犯罪中表现突出。工作第二年即被所在单位评为年度先进工作者。




     2005年,咸阳市发生了震惊省内的6.5汉长陵文物盗窃案,在与犯罪分子搏斗中,赵向英被嫌疑人用铁锨击中头部,脑脊液耳漏,即便如此,他仍顽强的现场抓获犯罪分子3名。


     赵向英家属提供资料显示:2005年6月5日凌晨一时许,赵向英按照局里工作安排和同事一起,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汉长陵保护区内巡查,巡查过程中发现有7名盗墓犯罪分子正在盗掘汉长陵陪葬坑。


      为保证古墓葬文物安全,赵向英及其同事与盗掘古墓文物的犯罪分子发生了激烈的搏斗,搏斗过程中,赵向英为保护同事,不幸被犯罪分子用铁锨击中头部,身受重伤,脑脊液耳漏。


      经过半年救治,他落下终身残疾。经咸阳市评残委员会评定为十级伤残,不能从事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



2006年元月,赵向英被咸阳市文物事业管理局认定在“6.5”文物保护事件中有功,颁发荣誉证书。



同年9月,陕西省文物局为赵向英颁发了文物保护特别奖荣誉证书。同时,国家文物局授予赵向英全国文物保护最高奖项《郑振铎-王冶秋文物保护奖先进个人奖》




      据了解,“郑振铎——王冶秋文物保护奖”是国家文物局为弘扬郑振铎、王冶秋等老一辈文物工作者,热爱中国文物、博物馆事业而百折不挠、艰苦创业的精神而设立的,是奖励长期工作在文物保护第一线,并做出杰出贡献的基层文博单位和文博工作者,也是目前全国文物保护方面的最高奖项。


      截止事发前,赵向英已经在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进行了长达12年的术后常规保养治疗。


      据家属介绍,所谓常规保养,就是每年换季的时候去医院做为期一周左右的检查、输液,就是一些常规性的术后检查,这12年来没有换过医院,也从未见异常。


      2018年3月26日,赵向英照常前往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进行常规保养。但这一次,他再也没有走出医院大门。


     赵向英妻子刘英介绍,11岁的儿子正在备战小升初,由于常规保养已十几年,赵向英住院这几天,他们夫妻只是互通电话叮嘱、问候。


     2018年4月1日下午4点,赵向英给刘英打来电话。电话那头的父亲鼓励儿子专心考试,争取拿到好成绩。但谁也没有想到,这竟是他们夫妻的最后一个电话,自此天人永隔。


      2018年4月1日下午5点,刘英突然接到医院电话,说丈夫赵向英快不行了,速来医院。


      刘英赶到医院时,丈夫已经去世。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她来不及悲伤,在医院过道,就被几个身穿白大褂的人围住,要求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和结清费用,否则后果自负。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刘英大脑一片空白,颤巍着手接过病危通知书准备签字,此时有赵向英同病房的病友小声提醒她:“人(赵向英)早已不在了,医院这是在后补手续”,刘英因此拒绝签字。彼时,是4月1日下午6时许。


      据熟悉赵向英并全程参与医院交涉的亲友称,赵向英十余年来,不吸烟,不喝酒,作息规律。人突然被医院宣布死亡大家一时难以接受,他们遂向医院提出质疑,要求院方提供赵向英抢救当日的监控视频,他们想弄清楚,从普通病房转入重症监护室,包括在过道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以便还原真相给其家人一丝安慰。


      但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表示:所有涉及赵向英的监控探头全部是坏掉的,无法提供任何影像资料。


      家属还提出能否看看赵向英死亡前输液的单据和药瓶,仍遭医院拒绝,院方称,死者输液的瓶子早已不见,应该是随其他医疗垃圾被处理掉了。


      据赵向英家属提供入院记录显示:患者2005年因外伤于我院行开颅手术治疗,术后病情恢复可遂出院休养,期间因头痛头晕先后多次于我院以“脑外伤后遗症”住院治疗。一周前患者无明显诱因感头痛头晕,活动时较明显,伴恶心、眼前黑蒙,无呕吐、无视物旋转等症状,门诊以“脑外伤后综合症”收住脑外科。



      家属提供外科护理单显示,2018年4月1日15点39分,患者主诉头晕,心慌不适,报告医生后急给予心内科会诊,建立静脉通路,转重症监护室观察治疗。



     也就是说,4月1日下午15点39分,患者已出现明显不适并告知护士,而护理记录单也清楚的显示,15点39分已将赵向英转入重症监护室。


      但是,据家属提供另一份,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转入记录显示,2018年4月1日16时40分患者赵向英转入重症监护室治疗。


      家属质疑,2018年4月1日15点39分—16点40分,这近一个小时的记录空白,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否错过最佳救助时机,是否是导致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


     对此,医院拒绝回应,更没有任何说法,只催促家属结清剩余8000余元费用, 尽快拉走尸体处理后事。关于患者死亡原因,只含糊的告知3种可能诱发死亡进行搪塞推诿。


     赵向英亲属称,在他们多次追问下,院方这样告知刘英:“可能是脑外综合症诱发死亡,可能是冠心病或者心梗死大面积出血死亡,也可能是肺部血栓梗死”院方还告知家属,如对死因仍有异议,请家属自行联系权威部门进行尸检。


      对此,刘英及其家属并不认可。他们介绍,赵向英自因公负伤这十余年来,从不喝酒,从不吸烟,生活作息规律,既往体健,从未熬夜且常规保养十余年来未见异常。好好的人,咋说没就没了?


      死者妻子刘英介绍,作为家属,他和65岁的婆婆在赵向英死亡前,没有接到医院任何关于患者病危的口头和书面通知。


      平民英雄也是英雄,赵向英部队复员后,投身祖国文保事业,不惧险阻,勇往直前,用生命守护国家文物,他的这些事迹,在同事、战友、家人眼中,就是英雄。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随时准备为文保事业流血牺牲的战士,在平凡岗位上屡屡获奖的平民英雄,没有倒在文保一线,没有被犯罪分子击倒,却在术后常规保养中,长眠于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永远离开了关爱他的领导和同事,离开了白发苍苍的老母亲,离开了刚刚小升初的儿子和深爱他的妻子。


死者赵向英和妻子刘英的结婚照


      关于4月5日当地警方的行动,死者赵向英的多名战友均表示不解。他们说,这是医院强大背景的一次展现,整个过程,更像是提前做好的局。


      他们说,前一日,也就是4月4日,几位身穿制服,佩戴执法记录仪的医院保安,曾给每一位前来讨说法的亲属和朋友逐一进行摄像,赵向英的亲属分析,这是医院在为警方按图索骥进行拘传做好铺垫。


      冲突爆发于4月5日。家属称,当日他们一行刚走到医院大门处,就遭遇保安驱赶和言语羞辱。保安来把赵向英的荣誉证书给撕了,还说这荣誉证书是个球等非常有侮辱性的话“是保安先动的手,将赵向英的母亲推搡倒地”,家属群情激愤,致矛盾升级,双方发生互殴。


      随后,院方报警。蹊跷的是,只有赵向英65岁老母亲和妹妹在内的9名亲属被警方带走,其中还包括4月6日并未在场的其他亲属。而医院方面并无一人被带离。


     4月6日,传回消息,赵向英的妹妹和另外2名亲属共三人被警方分别拘留10日。


      而死者赵向英的妻子刘英,则收到“好心人”的带话:“这个事情,不要再闹了,近期最好别出头露面,否则包括你和你母亲,要被定罪的,可能还要进去。”


     4月9日,死者赵向英的妻子刘英果真被派出所刑事拘留。


      延伸阅读:


      与赵向英类似的事件,在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并非偶然。


      据陕西媒体《华商报》报道,2017年7月14日,咸阳27岁产妇李卓群在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生产后数小时死亡。


     对于产妇突然死亡,家属提出质疑,院方态度强硬,最终逼迫家属进行尸检。事实上,王峰和家人都希望妻子李卓群能安安静静地离开这个世界。他告诉华商网:“妻子死亡后,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一味推卸责任,态度冷漠,令人心寒,矢口否认是医院过错导致我妻李卓群不治身亡。”


      为什么医生口中的一切正常却导致了产妇最终死亡?家属百思不得其解。这时,王峰得到了医院在抢救妻子时的用药清单,这份清单上“地塞米松”“阿托品”等治疗羊水栓塞等药品赫然在列,与医院所谓的“肺栓塞”诊断不符。


      最终经过尸检,“法医病理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李卓群系多发肺血栓栓塞致出血性肺梗死引起急性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


      对于该鉴定结果,西安某三甲医院相关专家表示,无论是动脉性还是静脉性血栓,完全有能力提前防范,而医院完全没有防范事实清楚。无论如何,医院方过错明显,因为李卓群的死亡完全可以防范和避免。


      8月31日,咸阳市秦都区法院对家属状告陕中附院误诊致李卓群死亡案立案。(来源:陕西农村网)


●End●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评论功能已开启,我们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



                   欢迎关注老陕号

    欢迎投稿3158865655@qq.com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