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中秋月 知岁月痛 (散文)||山东 耿清瑞

新长江文学2020-10-17 16:49:01

             努力打造一流文学微平台

刊名题写:王成勋

散文·随笔 


         赏中秋月  知岁月痛

                 耿清瑞


      在中秋节静谧的夜晚,月华无声的洒落在我的窗前。我忽然感觉到莫名的失落、莫名的惆怅、莫名的伤感,这心绪瞬间像烟雾一样渐渐弥漫了整个心间,伴随着的还有一种隐隐的疼痛。

一年一度中秋月,岁岁年年月不同。我知道,这每年的中秋之月都是不一样的。

至今还记得儿时的中秋,那时的月亮就像一个大大圆圆的月饼。在那个金色的季节,诗意的青纱帐早已落下帷幕,整个大地承载着收获的希望和团圆的祥和。中秋的夜晚,全家老少聚在一起,菜肴不多,酒也很廉价,月饼更不名贵,但明月属于家人,其乐融融,其情浓浓。

长大了,月亮也显得沉重。因为肩上有了担子,有个叫责任的东西时刻压迫着自己,考学就业,娶妻生子,柴米油盐,奔波劳作,羁旅维艰,步履匆匆,岁月开始无情的侵蚀自己的肌体,雕刻沧桑的容颜。尽管如此,那些年过得依旧怡然自得,因为父母健在,孩子尚小,每年中秋节,带着妻女一同回家,那是何等的快乐和幸福!女儿还未跑进大门,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就已传进屋内:“爷爷、奶奶,我来了!”老人家自然是喜出望外。但岁月的长河里不会总是激荡着欢乐,有时也伴随着忧伤。

2012年的中秋,93岁的母亲已逝,那是第一个没有母亲的中秋。但毕竟还有父亲,老家堂屋的门依旧敞开着,院子里那棵饱经风霜的梧桐依旧枝繁叶茂,还有经年硕果累累的柿子树依旧挂满红黄的小灯笼,我和妻女围坐在父亲身边,老人家谈笑风生,赶快拿出女儿爱吃的零食。而今年的中秋,97岁的父亲已于春节前离世,我似乎找不到了回家的路。孩子也大了,不能总拴在身边,要让她展翅高飞,所以也就聚少离多了,唯有一杯清酒对皓月,也算是千里共婵娟吧,牵挂和思念如今夜这缕缕的月光,剪也剪不断,理也理不清。

父母健在的时候,孩子亦在身边,不论衣食,不论忙闲,每天都像是过节。而今父母不在了,孩子也远在他乡,即使过节也如同清汤寡水。唐代的几位诗人对中秋之月均是感触颇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王维暗自伤感,只是不愿明说而已。而白居易先生更是孤寂,要不怎会有“西北望乡何处是,东南见月几回圆”的感慨?张若虚更是感叹岁月的匆匆和生命的短促:“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岁月易逝,物是人非。

我多想把岁月留住啊!多想让岁月的风在耳边唱响,多想把时间忘记、让思念把流年停住!可我知道我不能啊,所有的人都不能,不得不在这月圆之夜遥望着中秋之月,忍受着岁月之痛。


                      编辑:蔡竹良    


作者简介:耿清瑞,男,中共党员,大学学历,山东金乡人。历任中学教师、检察官、县司法局副局长、县委610办公室主任、县委政法委副书记,现任金乡县安监局局长,山阳书院特邀研究员,曾出版《耿清瑞散文小说集》和散文集《那一抹永远的乡愁》。


新长江文学欢迎您来稿

投稿邮箱

    CZL705@163.com

投稿须知:

投稿必须是没有在其它公众号平台(纸质报刊除外)发表过的原创首发作品。

诗歌、散文、随笔、小说、报告文学、杂文、文学评论等均欢迎。如提供适合文章的配图更佳。

投稿时请附2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1-3幅作者生活照。

加编辑微信:CZL13706109333,关注公众号Dyczl 705,以便联系,掌握发文动态。

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纯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一旦投稿,则视为授权本平台。

稿酬:

文章发表7天内“赞赏”金额暂由编辑部代收,1/2为作者稿酬,1/2用于平台运转和发展,低于10元不发稿酬。后续赞赏不再发放。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