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鬼子能尊重医生?1944年突袭河南大学幸存者回忆惨状

看北朝2022-06-22 11:07:35

河南大学潭头办学时期校本部所在地——大王庙

河南大学史学院毕业生在潭头合影

1944年5月15日清晨,他们在蛮峪街西南,与13军的117师等部遭遇后将其击溃,追击到旧县镇,、团番号的撤退地址,从情报分析角度来说,这可是重要信息,有助于迅速理清对面敌军的数量和溃退方向,在整理这些情报的过程中,,进而在搜索中发现教学器材仓库一座,内有德国蔡斯公司制造的新显微镜52个,当即被抢劫一空。
次日7时,,与13军部队,,上下午各进行一场作战后,开始在潭头作恶,这个时间算起来,应该已经至少是下午四五点钟了。
17日晨六点半,卢氏挺进队离开潭头。
以上是根据日本防卫厅防卫研修所战史室编纂的《一号作战:河南会战》进行的复原,张静吾的回忆录说他们“某日下午”正开校务会,忽有人来报,说鬼子据此还有二三十里,大家一哄而散。从这里分析,时间应该是15日下午,因为大章街正好在这个剧里,也许是住在那边的河大教职工报的信。
当时河南大学已经在潭头办学五年了,想着身边就是一战区长官部和河南省政府,还能有比这更安全的地方吗?所以身家性命、坛坛罐罐,,还大张旗鼓的四处邀请大后方的专家教授来河大任教,比如张静吾就是刚来半年不到,这里危险吗?但是安逸啊!从军到民,大家都忘了安逸背后的危险,鬼子真来了。
医学院院长张静吾与妻子吴芝蕙、侄子张宏中都是外地人,原先都在嵩县县城住,来潭头不过几天,人生地不熟,逃都不知道往哪逃。河南大学更没有事先做预案,校长王广庆吓昏了头,扔下全校师生,自己跑了。幸好他家还住着表弟刘祖望夫妻和刘的妻妹,男生是化学系的,女生都是医学院的,他们对周边环境要比张静吾了解得多。刘建议往北跑,第二天再往山里躲一躲,只要进了山,就好办了。
这样算来,,张在日本留过学,知道日本人尊重医生,于是用日语告诉日本兵,自己是医生,可他忘了这不是日本国内,面对的是真实无虚的日本鬼子!
,还幻想能遇到有井有河,可以自尽。但希望都破灭了,到了中午,一个鬼子兵提着刀进来问张静吾:“今晚杀头行不行?”
,就用日语和德语请求能否放他们回去,还好军医给他们写了张条子,说你们休息会,就可以走了。中间还有些反复,我就不细说了,反正最后张跳沟逃走,吴芝蕙被连刺数刀身亡,张宏中食管被刺4刀死里逃生。刘祖望夫妻和妻妹三人一起投井自尽。
这里特别说下张宏中,那时候还是个孩子,鬼子照样刀刀致命,要不是扎气管的错扎到食管,而张静吾虽然是内科大夫,多少还懂点内科,找到化学系实验室,用橡皮管子救了一命。文中写道:“我将管口磨光,并用热水泡洗后,就插入我侄的胃,进饮食后亦不拔出,待晚饭后始拔出。如此一日只插管一次,因能饮食,我侄始得救。”
河大校史说:“盲目奔逃的人流在往北山途中突然遇敌,,当场6人死于非命,农学院院长王直青和段再丕教授等20名师生被俘。身背经纬仪的助教吴鹏为保护学校教学仪器与一名日本兵厮打,被当场杀害。王直青和段再丕教授被强迫身扛枪械等重物在山路随行,稍一慢步即遭毒打。不堪其辱的王直青乘敌不备,纵身跳下山崖,幸被一农民营救得以生还。,,刺了几刀后扔进一口深井丧生。
在这场空前的劫难中,河南大学死难师生及家属达16人,失踪25人。教室、实验室被洗劫一空,房屋被焚,图书典籍被付之一炬。历经五年呕心沥血营造的深山学府,在日本侵略者的炮火下毁于一旦。”
张静吾痛心地说:,莫过河南大学!”

河南大学“潭头惨案”纪念碑

人性这东西,有时候很有趣,坏种孬得一塌糊涂,好人好得也让你无言以对。
,无恶不作;另一方面河南大学医学院院长张静吾,跌跌撞撞,带着被鬼子用刺刀刺伤几近丧命的侄子,,拿着名片四处问:有没有河南大学医学院毕业生,有没有保定医学院毕业生,有没有军医学校毕业生的时候,出来两位医务人员,给他的侄子张宏中换药疗伤,不要一分钱,然后才告诉张静吾:我们都不是您说的学校毕业的!
1944年5月16日,张静吾死了老婆,死了表弟和表弟媳妇,还有表弟的妻妹,但却一路不断遇到好人,这大概就是否极泰来吧?所有知道张家惨状的中国人,无论是集团军司令王仲廉,在西安的老乡长张钫,路边的无名老汉,还是河大、河北医学院师生,都尽力伸出援助之手。
张静吾在回忆录里爱说一句话,叫做“人不亲行亲”,他带侄子去南京陆军医院治病,院长把病人安排到单人单间特护的将官病房,张住招待所,都是分文不要。但也有不咋样的,当时医学高教行业,德日派和英美派斗法,张为给侄子治病而辞职,推荐了齐鲁医学院留美的张汇泉教授来河南大学继任医学院院长,就相当不咋样。
顺便说,自己看文史资料,你会发现很多如今吹得天花乱坠的名人,其实多少都有“民国病”,比如这位如今以人类胚胎学家,齐鲁医学院引以为傲的专家。当年气势汹汹带着齐鲁人来河大接收,自己就是英美派,却一进门,就把张请来的留美回来的教师辞退了,管你是不是英美派,管你是不是美国名牌大学毕业,反正不是我带来的,你就得滚!
剩下的故事就简单了,河南大学在解放战争都彻底打出眉目了,,接着被堵回来,河大医学院被拆分出去,成了河南医学院,也就是河南医科大学。张家因为跟刘茂恩家族走得太近,张静吾的嫂子去了台湾,哥哥和这个受伤的侄子留在郑州,从此天各一方,夫妻、母子再无相见。
不知道张宏中先生是否健在,他是张家唯一没读大学的孩子,皆拜日本鬼子的刺刀所赐,不过却在河南医学院一附院检验科,兢兢业业做了几十年工作。
(完)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阅读原文,了解详情,请登录北朝论坛。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