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往事

风墟先生2020-08-31 07:33:46

现在我坐在桌子前,抽一支烟,打开了一瓶冰峰。点开了酷我音乐,这个N年前用过的音乐播放软件。


然后点开了王蓉版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单曲循环,开始写这篇文章。


我单单是为了王蓉这一版本的《心经》才单独下了酷我音乐这个软件。网易云音乐里也有诸多版本的《心经》,但我尤其喜欢王蓉的那一版;


而在酷我音乐里的这一版,又与网易云音乐的那一版有所不同,听来最舒服。



虽然今天这篇文章的标题是“上海往事”,但其实上传完这个版本的《心经》后,后面的内容已经没太大必要去写了。


因为我已经达成了写这篇文章的目的:随便写一些自己想说的废话。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深知自己存在着的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将所有的事情都给理智化、目的化、条理化。


也正因此,我发觉自己活的越来越痛苦,越来越难以放松。


譬如写作。我写作最舒服的时候是在四五年前。那时候我还在上大一,每天就在自己的qq空间里写一些现在看来会令自己尴尬的想一头撞在墙上的文字。


大一之前,高中那三年喜欢写些没有格律的诗词,陶醉在优美的辞藻和韵律之中。


毫无疑问那个时候的写作,是最快乐的。因为那时最放松、最没有目的性。


我所写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是我想表达的东西。不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不是为了赚钱,为了博取关注、为了将自己打造成某种“自媒体”。


但是后来在知乎获得了一定的关注之后,写作于我而言就完全丧失了作为一种“兴趣”的快乐。


再加上种种缘由,直至现在,我几乎无法从写作中获得任何纯粹的快乐了。


现在回头想想,像我这样一个无趣又平庸的人,“写作”竟然是我人生中唯一曾可以给我带来放松和自在的乐趣。


至今四五年的时候,我竟然从没发展出其他的兴趣爱好,而始终只是乐于思考、表达、获得别人的关注。


我现在想,如果能够不为了赚钱、不为了维持生活而去写作,那会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呢。


但是又一转念,像我们这种没有良好出身背景的人,想要存活于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得不通过做一些“社会需要、但我们不一定自身愿意的事情”来维持生活。


忽然我觉得,有时候写写这种逻辑不那么严密的、比较随心的文章还挺有意思的。比如上面我的那一转念,它就是很自然的从我的意识中流淌出来的,所以就令我很快的对这一点感到放松了。


但当我写那种逻辑严密、体系完整的文章时,我无法在过程中达成这种顿悟。


今天会写这篇文章,是因为读了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这应该是属于一部随笔,写的很随意。在我这种追求效率和价值的人来看,这类的书是“毫无意义”的。


我已经有三四年的时候没有好好的看过小说了。更遑论那些散文啦、随笔啦之类只是描述些小事、无法给我带来什么“收获”的书籍了。


当我开始以心理学为切入点思考人生的时候起,“看书”于我而言就变成了一种纯粹的“功利性”的事情。不知不觉间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很长时间以来没有从阅读当中获得什么“乐趣”了。


我所关注的只是这本书能带给我哪些知识,有哪些观点可以借用,哪些内容可以拓展成一篇文章。


由是故,我就自然而然的只关注那些枯燥的、教科书类的书籍。虽然从我的初始目的来看,读哪一类的书籍我也会因为其深刻的观点、严谨的逻辑而感到愉悦,但这种愉悦是基于“理性”的。


而读一些“闲书”,一些散文、小说类的内容,它们所带来的愉悦,则是基于“感性”的。


所以在很长时间未体验到那种基于“感性”的阅读愉悦,在今天读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重新被唤起之后,竟然令我恍然大悟,得出了一个令我哑然失笑、同时又对自己过去的愚蠢实在难以理解的结论:我不是一个机器。


其实过去我一直有点儿在将自己当成一个机器人。机械化的读书,机械的写作,机械的为了为了达成目的而处理生活中的一切问题。


而唯独忽略了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一个理性和感性兼具的“人类”。A human。


关于这一点的理解,我想一定会对我今后的心理咨询工作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这能够令我更深刻的去理解和共情我的来访者。但是我并不想在这篇文章里多谈这些,接下来我想谈谈我的“上海往事”。


迄今为止,我对上海最深刻的记忆有两件事。


一个是我当时住的那个小区北面的加州黑羊美式餐厅,他们家的烤猪脚套餐那真的是相当美味,只需要一百二十多块钱,就能美美的吃上一顿。


我曾在两三个午后,自己无事的时候,就走过去独享一顿美味。那时候刚入夏,天气还不算热,装在大杯中的雪碧两三口饮尽简直超级爽。


可惜的时候大概去年八九月份时,黑羊餐厅就关闭了。此后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烤猪脚。


另一个是小区西边有一条河,河上有一座桥,桥的西面,是韩国街。再往西北是爱琴海购物中心。我和老婆常在下午去爱琴海看电影、吃饭,回来时多在八九点,天已经黑了。

我和老婆手牵着手,慢悠悠的走回来。路过那条河上的小桥。在昏黄的路灯照射下,桥上的风景很美,河水宽阔而幽远,河两旁是郁郁葱葱的绿树。


虽然陆家嘴我们去过很多次,也的确很壮观。第一次去的时候,看到那么高的摩天大楼恍然间以为自己来到了各种星际电影中的未来都市。

徐家汇也很繁华,迪士尼乐园人很多,上海各种打扮靓丽、妆容精致的姑娘,气度不凡的成功人士也的确很多,但那始终不是我记忆中的上海。


我记忆中的上海,最紧要的始终只有黑羊餐厅的烤猪脚套餐,夜晚路灯下的那条不知名的河。

再有就是小区北面一家韩国餐厅45块钱一份的炒牛肉和嫩豆腐汤,附近可以只买一根胡萝卜、两个西红柿的菜市场,合川路地铁站旁边那个我经常去的摩贺咖啡等等、这些很琐碎的小场景、小地方。


过去在上海生活的那一年的时间里,其实我并未意识到那些细节会成为今日记忆中如此深刻的场景。就像纳兰容若词中所言:“当时只道是寻常”。


同时我也意识到,我现在生活中的这些点点滴滴,其实也正在构成我以后回忆中的那些“闪光的时刻”。


正如现在电脑旁摆的这瓶冰峰,房间里昏暗的灯光,老婆正在旁边倒水。这些所有细小的场景,都像是岁月河流中的一颗颗细小的砂砾,也许多年以后,我会如今日怀念上海般怀念今日。


希望将来还能再回几次上海吧。在夜晚看看河,吃碗嫩豆腐汤,和老婆聊聊曾经在这里的生活。


也许这就是本无意义的人生中,我们人类构建出的微小但真实的意义吧。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