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鱼弟」和河南考生的背后,或将是中国可预见的最大危机之一

知乎实验室2020-10-13 11:42:57

这几天有两事件刷屏了我的朋友圈:一件是「杀鱼弟」孟某服用「百草枯」企图自杀,另一件是河南省 4 名高考考生疑似被调换答题卡。


4 名考生和「杀鱼弟」今年都才 17 岁。


4 名考生大部分应是独生子女,他们按部就班读完小学、初中、高中;「杀鱼弟」是一个有六个孩子家庭的老大,9 岁开始杀鱼,走红网络后被送回学校上学,后又因家庭原因回到家庭继续杀鱼。


因杀鱼照走红的「杀鱼弟」


目前进展:

1)河南省教育厅回应称,纪检监察部门正在依法依规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2)「杀鱼弟」已被送往医院抢救,目前已经出现肾脏衰竭,身体状况堪忧。


这两个新闻中的主角都是正当花季的少男少女,前者在呵护与关爱中长大,一路重点中学上上去,高考临门却遭遇了也许是人生前十七年最大的三观震荡;后者在坎坷中长大,因为意外网络走红被短暂关注,一度成为「中心」式的人物,仿佛能够改变命运,但因为家庭和社会的种种压力,最终于十七岁选择轻生。


对比「杀鱼弟」,17 岁的河南考生曾经更幸运一些。毕竟,在中国农村能拿到高中学历的年轻人不到 50 %。


多的是「杀鱼弟」这样的孩子。而这,才是中国农村的现状。


知友@向日葵人生


我国农村的年轻人中能拿到高中学历的不到 50 %,而这或许将是中国可预见的最大的危机之一。


源自一次斯坦福大学和中国的清华、北大、中科院合作的学术研究报告,报告人是罗斯高(Scott Rozelle)


中国的经济已经连续高速增长了 40 年,全球瞩目。但中国经济是否能一直增长?要知道 1970 年,马来西亚的经济增速远远超过日本,按照当时的增速,只要再过 15 年,就能超过日本,但是现在来看永远没有可能了。曾经的亚洲四小龙、亚洲四小虎,有的如韩国,成为了发达国家和地区,而有的一蹶不振,如菲律宾,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


比如下面这张图,图中每一个点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坐标纵轴是该国 2008 年人均收入相当于美国 2008 年人均收入的比值,横轴是该国 1960 年人均收入相当于美国 1960 年人均收入的比值。在左下方红圈内的国家,是横纵坐标都离原点很近的,相当于是这 40 年基本没变。而右上角的则是经合组织(OECD)国家,相当于世界老牌发达国家,以前跟美国差不多, 2008 年和美国也差不多。


蓝色的就是励志的成功国家和地区,横坐标小纵坐标大,以前是美国的一小部分,现在收入水平已经和 OECD 国家差不多了,这些国家和地区主要集中在欧洲、东亚和小岛国。而红色最多的那一片,就是中等收入国家,他们 60 年代就在中等收入水平,但几十年过后,他们仍然还在那里。


中国则在中间那个框中最左上角的位置。也就是说经过了几十年已经从低收入迈入中等国家行列。但我们现在担心的是,中国可能和其他这个区域的国家一样,永远地停留在这个框内


为什么会有中等收入陷阱?


这是一个很热的经济学研究领域,因为和主题无关我们不展开。这里我们只是简述一个很常见的场景来让读者大致了解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很多低收入国家,通过承接发达国家的低端产业转移,实现了初步工业化,但是正如没有一个煤矿工通过挖矿又快又好成为矿主,任何一个国家如果想再上一个台阶不能只靠造衬衫、做皮鞋这些低端工业,而需要继续承接发达国家的更高端的工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产业升级」。


但是产业不断升级,对于工人的素质要求也越来越高,学历越高收入越高,而学历低的人则找不到工作被边缘化,最后两极分化不断加剧,最终边缘化的人走上街头,国家分裂、社会动荡,国家投资环境恶化,产业升级之路被阻断,而代之以空心化的经济和分裂的社会。


为什么有的国家摆脱了中等收入陷阱?



核心是因为教育。发达国家的劳动人口每 4 个人中有 3 个是高中及以上学历,而这一水平韩国、台湾这些国家和地区在中等收入的情况下已经达到了。换句话说,这些国家已经提前做好了再上一步的准备。因为高中毕业后,人的世界观基本形成,并且形成了基本的学习习惯、学习能力,向新工作转移的学习压力会大大好过只经过初中、小学教育的人。


曾经 BBC 拍过一个纪录片,跟踪了一群韩国女工 20 岁和 40 岁时的经历,在 20 岁时她们是纺织厂工人,40 岁时是韩国各个公司的前台。她们顺利地从第二产业转向了第三产业,而这个时代,正好对应的是韩国经济起飞过程中一二产业萎缩,三产业人口占比持续提升的大背景。


而作为对比,陷阱中的国家,3 个劳动力中只有 1 个有高中及其以上的教育经验。也就是说,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变的过程中,将有 66%的人面临学历上的挑战。


2017 年中国只有 58% 左右的城市化率,但因为农村的婴儿出生率远高于城市,因此中国未来劳动力仍然有超过一半来自于农村。而在全中等收入国家中,根据 2010 年中国人口普查结果数据显示,中国的人力资本是最低的。四个中国劳动力中只有一个上过高中。中国的高中教育率是 24%,越南是 33%,土耳其是 31%,巴西是 41%。而巴西已经从曾经的金砖四国转而跌入了中等收入陷阱。


纵坐标是人口占比,横坐标是被调查者的年龄段,可见中国的九年义务教育已经基本消灭了未受教育的人口,但 70后、80 后的高中普及率远远不够。

中国教育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就,但仍然有瑕疵:中国城市中的孩子 93% 能上高中,这个数据比美国还高而贫困农村这个数据只有 31%,这还包括了职高、职中。这个数据和墨西哥是一样的。


据不完全统计,墨西哥的毒贩组织中学历在高中以下的人员比例几乎是 98% 以上。换句话说,正是因为这些人找不到工作,只能去贩毒,毒品问题才屡禁不止。


作为对比,韩国在人均收入和中国一样的情况下,农村的高中普及率已经达到了 100%。


而根据清华和陕师大对 137 所初中(河北省、陕西省)的调研,当时(2010年)农村的学生初中辍学率就高达 33%。


为什么农村孩子辍学率这么高?不是因为政府对硬件的投入不够,而是缺乏营养。


学者们花了 10 年时间对 13 万中国农村儿童进行了抽样调查,发现其中贫血率 27%、寄生虫率 33%、近视且没有眼镜率 25%。贫血的话说明缺铁,贫血的人无法长时间集中注意力,有寄生虫说明消化不良或营养不良,无法保障营养摄取。近视就不用说了,看不到黑板。


情商是后天形成的,但人的智商是 90% 是在 0~3 岁形成的。


中国的一线城市,IQ 低于 90 的孩子占总数的 15%,这和旧金山、纽约、悉尼的数据是一样的,符合正态分布。


而对陕南的 1800 个农村宝宝抽样调查的结果统计显示,这个数据基本上是 40~50%。后来这个实验在很多农民工子弟校重复,数据在 30~40%。而造成城市和农村孩子差别的因素,就是营养,而不是基因。很多城市里喂孩子是用进口奶粉,但很多农村喂孩子别说是国产奶粉了,直接就是用馒头、粥、咸菜。


此外,农村父母对孩子教育方面的投入也远远落后于城市,这不是意愿问题,调查中 95% 的农村妈妈希望自己的孩子上大学,但她们不知道该怎么带孩子,换句话说,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缺乏基础教育能力。


会每天给 0~3 岁孩子读书的母亲,农村的数据是 4%~10% 会每天和孩子玩 1 个小时以上的,这个数据是 5% 而这极大地影响了孩子的认知能力发育。


认知发育迟缓的孩子比例,在城市是 15%,在农村是 53%,两个叠加在一起,大概 33% 中国未来的劳动力都有可能有认知缺陷。


但为什么说这在未来是一个问题?因为中国产业升级的大幕已经拉开,越来越多的人会从工厂流水线转向第三产业。而如果缺乏学习能力,这些人将大概率在转型中边缘化,最后不仅无法变成有效劳动力,还会成为这个社会的负担和发展的阻碍。


这里引用一张 @chenqin 答案中的图,可见对于未上学的男性,即使到 40 岁未婚比例仍然接近 50%,这对于维持社会稳定肯定是极为不利的

美国 40% 的教育财政资源投入到了对低 IQ 孩子的教育中,包括特殊教育、包括各种培训机制,因为不这么做,这些孩子将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或者社保的最大负担之一,而这部分人群占总学龄人口的 10%。


但如果中国有 53% 的学龄孩子都是这样,中国的教育资源要怎么办呢?


一边是上海北京,完成全流程教育最高需要投入 500 万人民币,相当于一辆 96A 式坦克的造价,一边是贫困农村,只需要 10 万元就能塑造一个可塑之才,只需要 5 万元就能保证一个宝宝智商正常。


所以现在中国开始的全面脱贫攻坚战,并不单纯只是一个政治任务,而是通往中国的未来最重要的钥匙。


年初,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的「冰花男孩」刷屏朋友圈时我们推送了这篇文章,现在再看,依旧令人警醒。希望未来不再有「杀鱼弟」,也不再有疑似被改的答题卡。

知乎实验室热门文章





本文内容来自知乎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有趣的「知乎」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