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2400岁的大蟒,如何渡刧失败!

香儿夜语2022-06-19 08:02:53

       近日山东省内雷雨天气频繁,天气专家纷纷做出推测是由于温室效应剧烈变化而引起的天气异常,而在泰山脚下的村庄中,则流传着一则骇人听闻的消息:大妖渡劫!

       据本社记者采访泰山村村长,年近九十岁的李村长回忆说他们这里祖祖辈辈相传泰山山腹乃是一条蟒蛇的洞府,每次雷雨频繁之时,便是蟒蛇蜕皮之日!

     相信大家可能都并不相信鬼怪之说,但当时正在泰山旅游的驴友却冒死拍下惊人一幕,震惊了整个生物界!

      那神秘的龙形影子是否就是泰山村村长祖辈口口相传的蟒蛇呢?

      与此同时,去往新州的一辆动车上。

一个青年神情恍惚地坐在车上,青年刀削一般的脸颊显得有些苍白,但是却难掩那一抹凌云之意,透露着一股不凡气魄。

青年听着耳边传来的大蟒言论不禁失笑,难道我就是他们口中2400岁的大蟒?雷雨频繁,龙形影子,不过是逆转时空产生的异象罢了。

青年名叫洛尘,原本只是个地球上的普通人,不过机缘巧合下进入了另一个可以修真的世界,并习得了太皇经,成为了超级门派太皇宗的最后传人,一步步修炼,最后更是成就了修为绝顶的仙尊之位。

可惜却被另外三大天尊合力偷袭,身死道消,不过洛尘并未完全消亡,反而逆转时间,重生回到了自己尚未踏入修真界的时候,现在的他,才刚刚二十岁。

“嘟嘟嘟……”铃声响起,洛尘掏出手机一看,眉头不由的一皱,看着那个来电的人,洛尘原本已经超然物外的心境,此刻都忍不住燃起了一丝仇恨的怒火。

他当年为什么走上修行这条路,就是与这个电话的主人有关,那是他一生悲剧的开始。

前世的他家里算不得什么富豪,但是父亲在县城里有一套房子,车子也有,甚至存款也有那么几十万,算得是比较富足的家庭,而且家里还有一家小型的装修公司,可以说,不管怎么样,他都算能过得比较富足。

但是就是这次新洲之行,一切都毁掉了。

大学毕业刚不久,他就和女朋友张小曼分隔两地,而这一次就是去找女朋友的,为了张小曼,洛尘甚至选择放弃了在幽州的大好前途,而去新州做了一个小职员。

只是洛尘不会想到,自己这一去会是灾难的开始。

带着精心挑选的礼物来到新州,最后却被人打成残废,双手被打成粉碎性骨折,膝盖被人踢碎,导致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意志消沉,甚至想着自杀。

他成了一个甚至连独立生活能力的人都没有的残废,父亲为了治好他,将家里的存款全部花掉,车子房子全部卖掉,最后甚至沦落到去捡垃圾为生。

直到那个大雪纷飞的晚上,有人将已经冰冷了的父亲遗体运回来,他泣不成声。

随后的近二十年里,他就像一条狗一样地活着,被人嘲笑和谩骂,甚至乞讨为生。

那种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一度让洛尘心灰意冷,终于在一个晚上,洛尘来到了泰山之巅,跳了下去。

“没想到居然重生了!呵呵,既然回来重活一世,三大天尊你们等着!”洛尘嘴角露出冷笑,眼神中是令人心悸的寒芒!

哪成想不仅没有死,反而掉进了修真界,最终得到了太皇经,走上修行之路,逆天崛起,成为震慑一方的仙尊。

可惜,即便他为盖世仙尊也无法复活自己的父亲,这成了他传奇一生之中最遗憾的事情,也是他迟迟无法突破最后一层的缘故。

但是这一次不同了,既然能够重活一世,洛尘发誓,任谁都不能伤害自己的父亲,还有新州的那几个仇敌,上一世你们害得我家破人亡,这一世,这个仇,我怎么能不报?

接通电话,电话内响起带着一丝不耐烦和冰冷的声音。

“喂,洛尘,你到了就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和我妈妈会在车站来接你。”

然后电话那头没有给洛尘多余的机会,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洛尘则是嘴角划过一抹冷笑,前世他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地去爱这个女人,但是去了新州之后,却被对方的父母看不起,各种冷嘲热讽,各种刁难。

这个女人也因为家里的反对,最终骗光了自己父亲给自己的一百多万创业的存款后,将自己无情地抛弃了,和一个官二代好上了。

不过这一世嘛,洛尘再次不由得冷笑,咱们可以慢慢玩。

洛尘放下手机,刚好瞄到坐在旁边的一老一少。

此刻老者正一脸期待地打开了一个古朴的盒子,从盒子内取出一副画摊开了,正在欣赏。

不过洛尘看了一眼之后,便不屑地收回了目光。

“你那什么眼光,你懂吗?”忽然老人旁边的一个少女开口质问道,少女因为身份的缘故,自小就被别人娇宠着,所以养成了自傲的性格,见到洛尘那不屑的目光,一下子就来了火气。

懂吗?

开玩笑?

洛尘前世可是仙尊,以他的见识怎么可能不懂?

而且眼前这幅画,洛尘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个赝品了,这老头居然还小心翼翼的,一脸的爱惜,仿佛得到了真迹一般。

但是以洛尘的心性又怎么会和这小女孩一般见识?

而且洛尘也看出来了,从穿着打扮上来看,这一老一少怕是身份极为显赫,非富即贵。

“不懂就别乱瞄,像你这种乡巴佬,面对上千万的古董真品,你怕是一辈子都没见过。”少女在说着这话的时候高昂着下巴,脸上充满了不屑,她身份高贵,平日接触的都是一些权贵,自然看不起洛尘这样的普通人。

“双儿,不得无礼。”

原本女子还要讥讽洛尘几句,却被老者阻止了。

老者似乎极为有涵养,但是洛尘还是察觉出了老者那高人一等的姿态。

“年轻人,你刚刚看这画好像极为不屑?”老者也对别人看他珍品的态度极为意。

“假的。”洛尘淡淡的开口回应了一句。

“假的?”那个叫双儿的女孩听见这句话一下子就怒了,直接站起来用手指着洛尘。

“凭你也敢说我爷爷的藏品是假的?简直胡说八道。”双儿满脸不屑的看着洛尘。

随便一个乘客就敢这样当着自己的面胡言乱语,叶双双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样说话了。

“双儿,坐下。”老者沉声道,不过老者自己却又沉着脸,露出不满开口道。

“年轻人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这幅真品可是我找了业内好几个大师鉴定过的。”

老者满头白发,但是却满面红光,气息异常的沉稳,不像是个老人,反而有股年轻人的气息,洛尘猜测,这老者应该是个练武的高手,不过即便是所谓的练武高手在洛尘眼里自然看不上眼。

“我说了它是假的,那就肯定是假的。”洛尘不以为意。

“嘿,好你个毛头小子,今天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双儿再次气冲冲的站了起来,要知道,她包括她的家族在新州可谓是一手遮天,早就横行霸道惯了,说句难听的,不要说其他人,就是新州的市长也不敢在他爷爷面前如此无礼。

“就你?”洛尘嘴角微微一笑,他自然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女孩子也是练家子,怕是拳脚功夫也练了大概十几年了。

但是所谓的拳脚功夫在洛尘面前还真的算不得什么。

即便他现在修为全失,但是还有太皇经的护体气息。

一般人根本动不了他。

虽然老者有意阻止,但见到洛尘的态度又改变了想法,他虽然没有年轻人的那种争强好胜的心性了,但是他也算是一方的大人物,自然有大人物不能冒犯的威严。

加上洛尘说他的藏品是假的,让他内心确实有些不太高兴。

也该给现在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狂妄自大的年轻人一些教训了。

而且对于自己的孙女,别看是个女孩子,但是一般人还真不是对手,毕竟自己也调教了十几年,这一点上老者很有信心。

“臭小子,以后长点记性,别见谁就乱说话。”那个叫双儿的女孩子一挥手,整个车厢又呼啦一下子站起来十几号人,显然这老者身份肯定不一般。

本来乘务员要过来阻止的,但是其中一个大汉走到乘务员面前掏出一张证件,乘务员猛地面色一变,看看那老者后,脸上一脸恭敬的退了出去,随便还把车厢的门给带上了。

而那个女孩则是走到了洛尘面前,然后冷笑一声,鄙夷的看着洛尘,不过接下来却是招呼都不打直接一巴掌朝洛尘扇了过去。

显然对方完全没把洛尘放在眼里。

这一巴掌来势汹汹。

不过洛尘躲都没有躲下,甚至看都没看那个双儿一眼。

叫双儿的女孩这一巴掌呼过去本来就是想教训洛尘一下的,不过她下手也确实有点没轻没重,别看她是个女孩,但毕竟是个练家子,这一巴掌下去,换成常人肯定能把下巴打脱臼了。

但是就在这一巴掌即将打到洛尘脸上的时候,忽然双儿脸色猛地露出骇然之色。

因为在离洛尘脸还有三公分的位置停住了。

不是双儿不想打,而是打不进去了,她这一巴掌落下去,像是无形之中打到了一堵气墙上。

任凭她如何用力,脸都憋红了,也无法寸进丝毫。

“双儿快退下。”老者神色大变之下,猛地站起身来,然后闪电般拉开了双儿,一颗心简直快要提到嗓子眼了。

随即朝着那十几个人摆了摆手。

以洛尘的眼力,自然看出来了,刚刚那十几个人可是准备掏枪了。

有点意思。

“这位先生对不起,是老朽孟浪了。”那个老者见到洛尘没有继续出手,才略微松了口气,然后态度非常恭敬的对洛尘抱拳一拜。

“双儿,快给这位先生道歉。”老者甚至还拉了拉旁边的少女。

“爷爷,你干什么?你是什么身份?再说了,我不信他能挡得住子”

“给我住口,你懂什么?”那老者忽然呵斥道,子弹或许挡不住,但是对方却能够在手下开枪之前杀掉自己和孙女,这一点老者很肯定。

“快道歉!”老者内心此刻已经生出了一丝恐惧。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却不可能不知道,因为这是内劲外放,就是放在所谓的武林中,那也是泰山北斗,号称宗师级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如果出手,那么即便是他也挡不住对方一招。

内劲外放,如果对方有杀心,怕是吐气间就能要了他们爷孙两的性命。

这样的人物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存在。

“对不起。”双儿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还是道歉了。

“下不为例,没有人敢拿巴掌呼我。”洛尘神情很淡然,但是语气之中却透露出了一丝杀意。

而且这一刻洛尘的气势变了,犹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邸,气吞山河,压盖天地,仿佛神邸亲临凡尘一般。

幸好对方只是一个小女孩,以洛尘仙尊的心态不会太过计较。

否则只要敢拿巴掌呼他,怕是刚刚对方就已经成为了一具死尸了。

当直面洛尘的那股气势,双儿才猛地感觉脊背发凉,浑身冰冷无比,如至冰窖,双腿不听使唤的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先生对不起,是老朽孟浪了,还请先生看在她只是丫头年少无知的份上高抬贵手。”那老者冷汗直流,再次抱拳一拜,同时他自己也感觉有些站立不稳了。

这一刻这老者内心掀起了滔天的波澜,到了他这个地位和见识,自然是能够触摸和知道一些常人无法知道秘密。

但是越是知道那些东西,他对洛尘就越发的畏惧,老者内心苦笑,居然会在一辆动车上,遇见这样传说中的人物。

事实上老者在新州是一个极其有权有势的人,至少在新州来说,还没有人能被他放到眼里,明里暗里,两道上的人有些时候都要看他脸色行事。

但是今天,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内心也是第一次出现了恐惧。

“在下叶正天,敢问先生高姓大名?”老者赔笑道。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