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游在陕西21】最美在心里

岐山作家2021-09-12 12:57:26

【连载·游在陕西21】

最美在心里

侯玲



儿时我听父亲讲《封神榜》,姜臣相掐指一算的前一句总是心血来潮。后来,我发现自己没有掐指一算的本事,却有心血来潮的冲动。

看着周围的洋槐花陆续开败,想着山寺桃花始盛开,推测秦岭里怕是花才开。游玩的事情经不住几个人念叨,有人提议去凤县,既直穿秦岭腹地,又能一览春光旖旎。此举甚妙!那就一起追着太阳,赶在路上。春天里的人容易躁动,经不住阳光的诱惑,我们都有鼹鼠出洞般的张狂。

十多年前,我凤县的同学绘声绘色地描述过家乡:《西游记》里取经归来的事情就发生在她家门前的河。她绘声绘色,煞有介事,到底凤县是晒了经文还是只有个通天河,我没记住,今天应该去看看,找出真相才好。

中午趁火辣辣的骄阳,我们盘旋在秦岭上。路宽人稀,宁静的山涧一片葱茏。毕竟也是蜀道,车辆爬行要留神急转弯、紧下坡、山坡滚石这些危情,司机小心翼翼,一路攀爬直到看见嘉陵江源头,刹车片要降温,我下车吹风。豁然开朗后的一片平地让人踏实,山风凉爽,有卖山核桃和蜂蜜的妇人,木耳干菇摊开在地上,我们看看周围的树,妇人看着我们,妇人说:狼牙槐的蜜。她要用一串白生生的洋槐花蘸蜜给我们尝,司机说:回来再买,不尝了。妇人笑笑自己蘸了一蘸,琥珀色的蜜裹着洋槐花在阳光下泛着金光。妇人伸出舌头舔完蜜,再嚼了槐花,又开始纳鞋垫。我们上车呼啸着奔向山下。



这一路,我猫在车里懒懒地听歌,陈楚生沙哑地歌着: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后悔没有买些蜜,没有用鲜嫩的槐花蘸蜜食。朋友说:这一路新鲜事多着呢,马上要到红花镇。我又来了精神:红花?是养美丽女子的地方吧。朋友不屑地笑:女子俊不俊不是靠地名,前面是黄牛镇,你再猜女子俊不俊?我反驳:高山出俊俏又不是不可能,刚卖蜜的妇人就很俊。车上的人都笑了:你想蜜昏头了吧,那妇人明明是黄脸眯眼。我当然是看中她能用一串鲜花蘸着卖蜜,这是七窍玲珑心的人奇思妙想,爱屋及乌吧。

沿路民居多是两端翘起如飞燕的农家小院,栅栏里种着星星落落的郁金香,或红或黄,开得落落大方。郁金香,让人想起瑞士,可山谷里的郁金香看着也合宜,它们和一簇簇红艳的虞美人开成了一道风景,风姿绰约。

我把手伸出窗外,对着路旁后退的树做出取景框,收入手心的是一方鱼鳞般的金光。我急急招呼停车,带着相机奔过去,这是一地的塑料膜。披着夹袄的老人,拄着一根棍站在田埂上。他那点胡须泛着金黄,映衬着他褐色的脸膛,不远处有一棵白杨,更远处呼啸而来的一列火车,时光瞬间的交汇是一幅油画。我如雀儿一般蹦跳在凌乱的石路上,站在小路的中间,我脚下是一地灿烂,地膜闪着光,地膜上均匀的孔里钻出嫩绿的小脑袋,这是土豆苗。壮观的一地土豆苗在山风里摇头晃脑,老人憨厚地给我点头,我赞他种植的好手艺,也好奇土豆也用地膜养,他更骄傲:秋日里你来,刨几窝洋芋烤着吃,甜着面着呢。

老人说:你们是去看喷泉的吧,每天都有小汽车拉着山外的人去看夜景。人都是日子过得滋润了。他吧嗒着烟锅,火星明灭,像在思考。我问:大爷,夜景好看不?他愣了一下说:没看过。听说星星都在山坡坡上,月亮也造出来挂在山上。我随口说:不远嘛,有时间看看了。老人笑笑说:去看人造的星星月亮?我才不去。早些年住的破屋子,夜夜看星星,就怕没了星星月亮下大雨。再也不看了。我接不上话,对他笑笑说:对,看得多了就没意思了。人造的总没有自然的好看。我们也是散心呢。老人豁达地说:看!你们当然要看!你们来来往往,这路上才有了人气,这热闹,我就爱看。我哭笑不得,也是心服口服,真想给大爷读一首《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下午四点,这座小小的山城被外来的车堆满。宣传墙面一路蜿蜒,画着各种传说,无耳大红袍如何长出别具风格的耳朵,唐僧师徒取经的晒经台,有了故事,这里的一切演绎都顺理成章。狭窄的街道,熙熙攘攘的游人,绕着县城的嘉陵江给这个小镇福泽,依水建出亚洲第一喷泉,傍山完成月亮星星的梦。有人营造梦境,就有人愿意欣赏,栽得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各取所需,何乐而不为?

我不想爬人造景观的山,没走几步就耍赖要下,众人也是自由行,我蹦蹦跳跳下山,找冒菜烧烤摊摊前前坐定,要啤酒要烤鱼烤肉和小菜等着夜幕降临。太阳收起最后一丝光芒,人造的景观该亮的就会亮,能唱的就会唱起来,那才是今天的重头戏。一拨又一拨游人来,大家互相看看,心里也就踏实了,彼此作为参照物都吃了一颗定心丸,节目还没有开演,我们已经把自己入了戏。

我把最后几块烤肉喂给桌下的狗狗,音乐终于响起,轰轰隆隆仿佛夏日里的闷雷,人们收起散乱的步伐,朝一个方向涌去。我莫名其妙地笑,这多么像向日葵围着太阳。

盛装羌族服饰的男女随着音乐起舞,人多得好像从地下冒出来,我和同伴措手不及被人隔开,看着服装鲜艳的陌生姑娘,我就开心,她要拉着我跳,我就随着她摇摆,至于同伴,他们也在跳。风情摇曳舞把人陌生能跳成朋友,大家踩着鼓点默契地踢腿晃脑,观望的人也渐渐摇晃,左顾右盼的人也融入其中,一个山里的小镇,一曲羌族的舞蹈就能把游人拉近,不分年龄性别。一个能把欢乐的曲子跳得自如,脸上还挂着笑的县城是值得大家来看看。

喷泉开始,我已疲惫,又想做卖椟还珠之人,可又不忍心打扰众人的热情。我坐在远处的长椅上看周围山上群星闪烁,一轮明月高悬。我也知道,它们没有经历一百五十年的奔波。天空里每一颗星距离地球约是一百五十亿光年,我看到的星星只是一根电线拉起来,真相总是让人无语。



喷泉的音乐把人心震得颤动,远处的天空正表演水的舞蹈,或是水柱参天或是水流绰约或是水珠四溅,总有光和它们交织,水滴聚拢再分散,它们是精灵,在完成一场盛大的使命。我看用瓷器做成的龙凤,它们在灯光下很传神,小到酒盅,大到平盘,被巧手捆绑出成艺术品,叹人力胜过鬼神。喷泉终于结束,曲终人散还有意犹未尽者在水面的花船上高歌,此时的嘉陵江倒与秦淮河有得一比。夜色笼罩下,迷离顾盼,人总会心生各种念想,烟花这时候很恰当地演绎出人的心念,瞬间的璀璨,瞬间的迷乱。熙熙攘攘的人在夜色里又一次像归了尘土,大街小巷顿时安静下来,桥下流水潺潺,仿佛刚刚经历的是一次海市蜃楼,我来寻初夏的清凉,可怎么会感到一丝蒲松龄的哀伤?不过若有狐女,怕也是嬉闹任性。

我也任性固执。我说看了夜景就要回去了,住一夜要是看见日出,那今夜的繁华景就尽数归去,有了光夜里记忆就消散,众人也是随和,我们浩浩荡荡地回。小时候读课文《夜走灵官峡》,今夜我也在灵官峡,可我们是一群俗人,连革命战友都不是。

秦岭山路弯曲,车辆蜿蜒有序行进,大家的热情好像被一场夜景盛宴耗尽,静静地坐,默默地想,车里回荡vitas的海豚音,这条山路从来没有如此的清净漫长。又到嘉陵江源头,卖蜂蜜的妇人早已回去,我暗暗伤心错过了机缘,同伴安慰我:哪有养蜂的嘛,明明是勾兑的假蜂蜜。我却一心一意的念着,谁也化解不了我的懊恼。曾经沧海,谁都代替不了。从此,每年槐花开,我都会记起那琥珀的蜜,可无论在哪里蘸着蜜吃,都比不过嘉陵江源头的卖蜜妇人展示的一根槐花甜美,那不曾尝到的蜜,最甜美。

我此刻又佩服来时见到的老农,他不来看星星月亮,怕是心里有更明亮的东西。


继续悦读:

【连载·游在陕西·1】水街需静养

【连载·游在陕西·2】山,是一本书

【连载·游在陕西·3】你等着我

【连载·游在陕西·4】寻根

【连载·游在陕西·5】

【连载·游在陕西·6】有个地方叫天堂

【连载·游在陕西·7】王的宝贝

【连载·游在陕西8】寻找药王

【连载·游在陕西9】历史记住什么

【连载·游在陕西10】教育是多元方程

【连载·游在陕西11】也做曲中求

【连载·游在陕西12】翻过一座山

【连载·游在陕西13】 游园

【连载·游在陕西14】 行到水穷处

【连载·游在陕西15】 把春留下

【连载·游在陕西16】 穴居院落的春

【连载·游在陕西17】 秦岭生花草

【连载·游在陕西18】 杨村的红月亮

【连载·游在陕西19】做一棵有思想的树

【连载·游在陕西20】 美得像《诗经》

侯玲,岐山县凤鸣镇人,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西安晚报》《宝鸡日报》《秦岭文学》等发表作品。《年味就是那碗臊子面》获陕西省读书馆“家乡的年味”征文二等奖。现为岐山县高级中学教师。



岐山作家微信公众平台

投稿邮箱  737450991@qq.com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