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问我,从上海到青岛,你过得好吗?

谷中文2020-08-30 15:56:18


今天是我到青岛的第13天。

来之前我想过很多,会因为从湿润舒适的南方城市来到青岛这样海风干燥尘土颇多的地方,而不适吗?

飞机上拍摄的岛屿,却联想到军事基地,莫名亲切吗。



我曾经追逐风。

也曾经喜欢梦。



不拿曾经说话,生活还是需要从低处迸发。

我找了个很简单的工作,也是抱着找一个简单的工作的心,但是事情的发展并不像我自己预期的那样,这让我有一些触碰到命运的感觉。

说不上好或者坏,这大概是我人生最常说的话了。

呼噜很可爱的。这只七个月的猫,刚来的一周给他做了绝育,听说绝育后的猫会变高冷,性情大变,但是两天伤口就好得差不多了,黏起人来还是那么腻歪。但是真是不理解,为什么能够做到,到处都是猫毛,沙发,床,黑色毛衣。口腔里,一处都不放过。

我来青岛前,很多朋友跟我说,“记得每天都要发呼噜的照片哦!”




其实我们都身无分文过,来青岛的时候我身无分文。

男朋友精心给我准备了单反和礼物,想要给我惊喜,为了我精心去学习相机的使用,打印了厚厚一叠说明书。年前就给我在专柜买的miumiu香水和口红,一切都是按着我的想法,所有的家务也不需要我动手,让我成功从一个“费蓝”的法师过度成一个“废兰”。


他接机的时候骗我说拜托朋友来接我,并且有滚动电子屏,我讶异地问他,写了什么,他回:“罗兰,青岛欢迎你。”

虽然感到尴尬,但是见到接我的人不是别人却感到好笑跟幸福。


因为一些善意,刚来的时候有厨师请客吃饭,凛冽大风,真切知道了青岛的寒。

居住在靠海的地方,距离新工作不到3公里,新开发的崂山区让所有高楼大厦汇聚,走到哪儿都像在CBD。

这是我没想到的,没有凌厉,没有刻薄。甚至有点小温暖。




躺在沙发上打绝地求生的时候,他说,“还能有更意趣相投的吗?”我笑着回答:“不能了。”

毕竟别人都是女朋友陪男朋友打游戏,而我们是他陪我打。

我兴趣爱好说起来,一点都不广泛啊。

还是当初那个网瘾少女,或者,即将26岁的我,已经不太符合“少女”的定义,但是很想活成公主啊,对品质与性价比依旧严苛,对浪漫也十分要求。


“我看起来很像依附于他人的人吗?”

“你怎么会这么想?”


其实很迫切。

在求职过程中,尽量让自己显得不慌张。

可是自己知道,我多需要工作,曾为尚未到来的未来多么焦虑过。

也许,杞人忧天看似很好笑,却没有人能理解,杞人的难过。

水到渠成的事情,也终于让我放松很多。


多年养成的习惯,不做没有把握的事,知道起点在哪里,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一切比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明朗了许多。



来青岛前,去南昌和树云一起待了3天,在摩天轮南昌之星上遇见一个福建的女生,一个人带着相机拍夜景,最后我们成了朋友。有时候,缘分既简单又难得。

 

常常是真心难解,离开了才释怀,放手才坦白。

但是倘若还给我一个机会,我还是这样,真心实意对待别人,万一有人收到了相同电波呢?

不为伤心止步,为更好的出发。

 

说到底是难过的,但是也知道前进是必须的,没人等你,没人在意你,你就要自己学会跑起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把堵桥的人打倒吧。




深谷里发出的声音

渴望被聆听





编辑  ▏红烧肉

文字  ▏红烧肉

图片  ▏ 红烧肉

点赞就是最好的赞赏



谷中文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